豪彩彩票官网_Welcome:那些捕获青春的唯美的孤独的摄影师

豪彩彩票官网_Welcome

  森荣喜,日本摄影师,活跃于东京摄影圈,同时也是目前文艺圈最受期待以及指名率最高的摄影师之一。干净、清透、了无纤尘,是森荣喜作品给大家带来的第一印象。

  为了捕捉到各种稍纵即逝的瞬间,他的相机从不带镜头盖,以便于随时即兴地拍摄创作。他说:“人物的形象在很短的时间内变化不大,但是情绪却是瞬息的,而情绪,才是人像摄影的真正精髓。”

  他的创作灵感大多来源于生活的细节,就好比喝咖啡时的情景、角落的光线、手的曲线等,都是拍摄素材。

  《Crows and Pearls》多以强烈压抑的冷色调为主,镜头下的东京与人满溢着静默冷光的孤独感。它以独立志的方式出版,并发表于东京独立志书展以及海内外名声响亮、支持艺术家的 NADIFF 与 Utrecht 等书店。

  《tokyo boy alone》以拍摄寓所内的男性为主体,大多都是他的圈内好友,与很多可以展现色情和暴露的写真不同,这本书更多展现了日常生活中的孤独。

  2014 年,森荣喜以摄影集《intimacy》获得了日本摄影界最高荣誉的木村伊兵卫奖。川内伦子、蜷川实花、田附胜、浅田政志等都是之前的获奖者。

  《intimacy》系列是他 2011 年至 2012 年夏天的生活记录,拍摄对象是他的同性恋人以及几位朋友,有时候自己也会作为被拍摄对象登场,264 张照片全都是一些再平常不过的日常生活。

  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更加开发地让其他人知道,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,与其他人一样快乐地生活着。

  Adrienne Salinger 是美国知名摄影师,曾在现在艺术博物馆、美国国家美术馆、沃克艺术中心等地举办过国际展览。此外,她的作品还被各种机构永久收藏。

  最初成名的原因是她拍摄的一组叫做“ Teenagers in Their Bedrooms ”的照片,她通过购物中心、餐厅和朋友介绍找到了这些照片的主角,然后进入这群孩子的卧室拍摄他们与他们的房间。

  摄影师选择了青少年作为表现对象,因为在成人之前他们的所有物都包括在同一个房间里,卧室便是他们自我的优秀反映,每间卧室都在讲述一个故事。

  拍摄的时候,摄影师有个要求,那就是不能打扫或整理房间,不要做任何准备。她会花 2 小时与拍摄对象交流,其余 4 小时用来进行最后的拍摄,全程不使用闪光灯。

  在拍摄的时候,常常会出现访问得出的答案和房间的摆设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,这也让大家陷入更深的反思:个人空间堆砌的到底是人们最真实的一面,还是他们对自己的憧憬和幻想?不过更大的可能是,快速标签人的习惯,往往把我们置于了解每个人的门外。

  在 Adrienne salinger 的个人网站上,还有很多,点击每个名字就会出现相应的图片和故事。

  述禾是近两年在国内非常活跃的独立胶片摄影师,在社交媒体上经常能看见他的作品。迄今为止,他已经独立出版个人影集《Eternal Aequorin》《Remoteness》;举办过个人展览;合作过无数大大小小的品牌

  “光”是他作品里最常见的元素之一,他喜欢拍光,看到光就会忍不住拍下来,光给了他很多惊喜和感动。“光算是生活中最常见最平淡的事物,在我心里,最平凡最简单的事物最美。”他这么说道。

  除光之外,蓝色和花也是述禾经常选择的拍摄元素,细腻的光影和温柔的色调变成了他炽热情感的表达。

  看一个人的照片也能看出一个人的气质,他的照片和他本人一样,安静、忧伤、话少,平静的外表下藏有巨大的内核。

  他拍了很多青春美好的年轻人,其中有身边的朋友、同学、曾经的恋人,也有当红的明星。

  在拍摄刘昊然的写真《见风》时,他没有刻意去塑造某种形象,而是以初识刘昊然的陌生感,用平实的镜头语言,捕捉不常见的一面,褪下光环的艺人们展现出安静本真的模样,充满了闲适。

  述禾镜头下的刘昊然,白衬衣,棱角分明,完全就是青葱美少年的模样。这组照片刚出来时还上过热搜,很多网友纷纷表示拍得实在是太好了,也正是因为这组照片让更多人认识到述禾,成为他的粉丝。

  欧阳娜娜的新书《18》也是述禾拍摄的,他一如既往地添加了光和花的元素,且花这一元素正好贴合了欧阳娜娜少女灵动的形象。

  两人互相“打扰”对方 15 年,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同时,她也是春夏的“专属摄影师”,春夏的大多数美照都出自于她手。

  蛋花乍现本命叫陈樱丹,朋友和粉丝都习惯叫她“蛋花”。她从高中时开始接触摄影,大学毕业后决定正式做一名摄影师,她想通过摄影去帮助女孩们展现、放大自己独一无二的风格、发现自己的美。

  她的微博和大多数人一样,喜欢记录自己的生活,热衷于分享美食与歌曲,爱唠叨,写的文字温柔、细腻、有力量。

 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,她的作品里大多都是女孩,在她的镜头下,那些美丽女孩随性又自然,展示出了最真实自信的自己。其中春夏是出镜最多的一位,她发的春夏照片比春夏本人微博还要多。

  她说:“春夏是她唯一的 muse ”,春夏给了她很多建议并帮助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。

  胶卷机是她最常使用的相机,因为胶卷机拥有不确定性,它能带给人惊喜感,并一直坚持使用到现在。

  这种不确定性也在变相促使她加强对画面的理解与把控,慢慢学会了在看不到成片的情况下,也大概能想象到成片的效果。

  去年,她和春夏一起拍了 SK2 的广告,谈了恋爱,在拍照事业越走越顺的时候,又跑去日本读了书,准备在摄影领域继续深造学习。她还说,希望今年可以做出两本摄影书,希望自己的 photo zine 可以如期完成。

  蛋花:大学毕业工作了三个月之后决定的。18 年末拍曾美慧孜,跟之前拍摄的很少女的内容不同,她身上那种女性的张力带给我很大冲击,让我对拍摄和被摄者有了更多面地思考。

  蛋花:灵感来自平时的审美积累和被摄对象本身。我拍摄前会跟他们进行沟通,观察他们的特质,然后再拍摄。

  蛋花:就是因为这种不确定性带来的惊喜感,才会在最初选择它,并一直坚持到现在。好用的胶片机…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诶,每个人使用感和磨合度不同,我自己是用惯了奥林巴斯u2,觉得它还满好用的。

  蛋花:喜欢看也喜欢拍。没有人会不喜欢稚气可爱的女孩子吧。也希望自己也能一直保有少女心态嘻嘻。

  mars:你的作品中常常会花的出现,它是一种怎样的存在?如何理解女孩与花的关系?

  蛋花:花可能是我对于美好的投射吧,心里还是向往美好和梦幻的事物。女孩和花一样,各有各的姿态,但都是美好的,令人向往的。

  蛋花:刚开始喜欢拍时下流行的照片,那时候流行黄绿色调的小清新风格,拍了很多模仿别人的内容。后来拍春夏拍得多了,在我们的磨合中摸索出自己喜欢的风格,大概就是比较松弛随意的氛围,她也给了很多建议帮助我找到自己的风格。再后来到东京生活以后彻底打开自己,开始不设限,拿着相机看到任何想拍的东西都会拍。

  蛋花:来自拍摄出的照片被关注,我还蛮享受作品被看到的感觉的。都挺满意的。

  蛋花:今年希望可以认真做出两本摄影书,还在做 photo zine,希望可以如期完成。会尝试向内的拍摄吧,关于自身、成长和生活环境的探讨。还是想通过摄影了解、发掘自己和身边的人吧。

豪彩彩票官网_Welcome